给2035年火星上人类的一封信

June 8th, 2018

《给2035年火星上人类的一封信》

考生:王佩

致火星上的人类:

你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是2035年,人类殖民火星元年。如果不出意外,你们此刻已经到达了火星上的基地,并且已经开始适应那里的生活。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们这个时代有个名叫马斯克的疯子对我们如是说。

作为第一批到达火星的中国人,我猜想你们做的第一件事是修一个大大的布告栏,上面贴满宣传文件,有“伟大的时代,不朽的征程”,也有“空间站卫生小常识”、“放开生育小帖士”,你们还会每天升旗奏歌,虽然火星上的飓风每天会卷走一面旗子,并且音乐只能回荡在你们太空服的耳机里,而不是响彻云霄。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们身边每天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宣传栏,每天参加的都是这样的仪式。

你们一定讨厌那些邻居,他们早你们一步来到火星,并且抢占了埃尔法山谷最背风的一面作为大本营。他们每天吊儿郎当不说,还在你们对面修了两个大屏幕,每天播放的都是一些有毒有害信息,这些信息在地球上,都是被我们国家过滤掉的,但是到了这里,俨然成了一片法外之地,火星的天空顿失朗朗,清澈的信息空间唯余莽莽。

但我相信你们天生的免疫力,你们都有黄色的基因,你们中极少数甚至有红色的基因,这些都让你们变得百毒不侵。你们望一眼大屏幕上的虚假信息,尽管那里有你们地球上家乡父老的哭嚎,你们也毫不在意。首先,你们听不到那些哭声;其次,技术已经发展到随意修改视频的地步。任何一个小学毕业的人,都可以把《泰坦尼克》的男主角换成自己,而把露丝在汽车里做模特的镜头,延长到2个小时。你们一定记得从幼儿园时就牢记在心的校训:

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只有红头文件、红色标语、红色台标的视频文件传递的,才是可信的。

你们偶尔也会想家,因为太空邮件的字里行间,你们会得到隔壁村、隔壁小区拆迁的消息,这让你们有点坐立不安。在遥远的地球上,又有一些人成为了兆万富翁,而你们的年薪只不过才一亿人民币,仅够在甘肃边远山区租平房的费用。

“太不公平了。”

深夜里,不知谁在梦里发出一声咕隆。第二天点名的时候,少了一个人。谁也不会问他到哪儿去了?这已经成了习惯,因为关心这些不如关心午饭有没有地球上运来的星河的姐姐家种植的大连大樱桃。而只要吃上这样一颗樱桃,你就能梦见六月。

地球上的六月,大地憋足了劲儿吐出所有的芬芳,蜜蜂嗡嗡地在果园里飞翔,一个老农一手端着一把紫砂壶,一手拿着白毛巾,走在结满樱桃的田埂上。他仰起头,看看天上,即使白天,他也知道火星所在的方向。他含笑地看着那里,摘下一颗樱桃,向着天空掷去。

一阵黄尘铺天盖地,轰隆隆的国之重器,密麻麻地向着绿水青山碾过来。对于开发商来说,这可是一座宝山。

那枚樱桃落在国之重器的驾驶室里,司机打了一个愣,然后继续朝着这篇樱桃园压过来……

此时的你,从坏邻居的大屏幕上看到这一切。你摇摇头,选择不相信。这一切太容易造假,而且午饭发的樱桃真的很甜的。

1,410 total views, 50 views today

父亲的故事

May 9th, 2018

父亲的故事

2018.02.19

父亲高中期间学习成绩一直第一,身体素质也特别好,有一年济南空军来我们那里招聘滑翔员(滑翔员是飞行员的预备队),我父亲还有另外三个人被选上了。

结果一政审,刷下来三个。一个是爷爷参加过所谓的土匪,一个是爷爷参加过所谓的反动会道门,一个就是我父亲。他阶级成分是上中农。

最后是一个贫农成分的班上最笨的人,被选中了。但是到了济南,一复查,这个人也不合格。部队里就想把他退回来。这个时候,这个人家里有人在城里上班,见过世面,就给他出主意,说什么也不要回来。

于是,这个笨学生就以功课耽误了为由,赖在部队,后来成了地勤。再后来,成为空军招待所的主任,结交了很多首长,最后从副师级岗位退下来。

而我父亲只能在家务农。当时村里小学有一个当民办教师的机会,不用干农活也可以记工分,并且还跟文化搭边,是一个十分抢手的岗位。跟我父亲竞争的有大队主任的儿子、大队会计的弟弟。

那年初春,发生了一件事。村里准备浇地,水泵的泵头掉进了池塘里,当时春寒料峭,水里还结着冰碴子,一群精壮劳力都围着池塘,七嘴八舌,一筹莫展。此时,就见我父亲,扑通一下跳进冰水,把泵头给捞了上来。

大队里开会决定民办教师人选的那一天,村里的支书开口了。”咱们先不说文化水平怎么样,教书育人,思想品质得过硬吧。你们都看到了,泵头掉到水里,全村老少爷们都站在那里不动窝,只有他一个人跳了下去。这样的人不当老师,谁当?“其他几个人觉得说得在理,也就附议通过。

父亲成为了民办教师,每个月的工资是11.5元,要交给生产队里9.5元,抵8分工分,剩下的2元钱,养活一家四口人。就这样拿2元一个月,一直拿了10年。

当时穷到什么程度呢?父亲在公社里的中学当物理代课老师,中学自己养猪种菜,所以食堂里的饭菜特别便宜。

一份猪肉白菜,才1毛钱。因为猪是学校自己养的,菜是自己种的,几乎算零成本,1毛钱是收的油和火的成本费。

即使这样,我父亲连1毛钱的菜也舍不得买。他吃饭怎么解决呢?只买两个馒头,跟我们村一位也担任代课老师的伯伯(也是我们村的才子),两人5分钱买一包红糖。蘸馒头吃。一包红糖可以吃三天。为了贴补家用,冬天要到80里外的洼里去拾草。

你们想象不到,中国农村,仅仅在40年前是多么贫困和匮乏。

首先,农村里见不到钱。粮食固然可以自给自足,但是没钱万万不行。

火柴3分钱一盒,要拿钱买。小孩子上学用的本子,笔,给祖宗上坟烧的纸,过年吃的一顿饺子,都需要花钱。而父亲把草拉回来,不但可以自己家烧,还能够在年前买掉一车草,卖5块钱,过一个年。

大年初一早晨,再困难的家庭也要吃全年唯一的一顿饺子。为了这顿饺子,不同的家庭在想着不同的办法。有的拿出祖传首饰;有的拿出为女儿准备送嫁的铺盖;有的老人忍痛拿出准备自己后事的棺木和寿衣;实在没有办法的家庭就从房梁上抽出一根檩条,到黑市上换几斤麦子,磨面时掺上点碎地瓜干,凑合全年这唯一一顿饺子……

我父亲给我讲,他小时候下洼打草的故事,把我惊呆了。

那时候,农村人没有盛水的容器。村里只有一两个大户,家里会有水葫芦,但是从不外借。所以,我父亲出门下洼去打草,根本不考虑带水的问题。因为没有东西装!他只带上干粮,推着小车就出发了。

大约走60里开外,会经过一个水库。冬天水库都结冰,凡是出门的人,都会到水库上去砸一些冰,装到小推车上。条件好一点,就把冰点火融化在脸盆里,也不管水有没有开,就喝掉。条件不好的话,就把冰舔一舔,止渴。

可是那一年,天气特别冷,等父亲到了水库一看,冰结的太厚了,根本砸不开。

现在回忆起来,父亲说,当时应该立即返回的。但是当年不这么想,决定不带冰,前往洼里打草。打草,应该叫拾草,因为草已经被别人打过好多遍了,需要用耙子在光溜溜的地上搂半天,才能弄到一耙。十耙才够一小捆。

第一天晚上到了目的地,拾了两三捆草,已经渴得受不了啦。跟他一起去的我的三大伯说,睡觉,睡了就不渴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果然觉得不太渴了。就继续拾草。饿了,就吃馋了咸萝卜条的窝头。幸亏年轻,他竟然这样渴了两天两夜。最后终于装满了车,回程还有100多里。

这个时候,想起来,路上会路过一个村庄。但是这个村庄自古以来有个规矩,要干粮可以,要水不行。因为这个村的水,也是从50里开外一担一担挑来的。

但是我父亲实在是渴坏了,就决定碰碰运气。推开了一家人掩着的房门。屋里看到炕上坐着一个老头。

我父亲,眼睛四下一看,找到了水缸的位置。水缸上还放着一个瓢。他一边拿起瓢,一边问:“大爷我喝点水行吗?” 大爷听到这话,嗖地一声从炕上站了起来,准备下炕,但是找不到鞋。就在这个时候,我父亲拿着瓢,从缸里挖出半瓢带着冰碴子的水。没等老人家反应过来,就一口气喝了下去。

这个时候老大爷已经下了炕,过来抢瓢。但是我父亲已经喝下了救命的半瓢水。

父亲跟我讲起他的一生。

我在想,这么完美的一个人,想不到会有我这样一个儿子。这也是宇宙的平衡吧。

2,575 total views, 45 views today

父亲的短信

May 9th, 2018

2018-03-17 16:50:47 父亲的短信:偶遇一联,觉得不错,与你共赏。上联“若不撇开终为苦”,下联“各能捺住即成名”。横批“撇捺人生”。“人”字两笔,一撇一捺。撇即撇开、失去之意,捺即得到、收入之意。该失不失,撇而不开,终身为苦。得而不贪,捺而能住,功成名就。哲理藏在字的结构中:“若”字中间有一撇,若撇而不开,到“口”为止,若字便成苦字。“各”字中间有一捺,各人能够得而有度,止于“口”上,“各”便成“名”。

4,080 total views, 60 views today

守护者

May 9th, 2018

title: 守护者
date: 2017-05-22

tag: 纪录片

在b站上一口气看完了Netflix出品的7集纪录片《守护者》(The Keepers)。好看极了。

《守护者》由瑞安·怀特 (《审判八号提案》、《披头士女助理》) 执导。这部精彩的 7 集纪录片讲述了巴尔的摩修女被害悬案和其中的恐怖秘密,以及她遇害后近 50 载仍挥之不去的痛楚。
本片从修女凯茜·切斯尼克的失踪事件展开,她是巴尔的摩一位备受喜爱的修女,也是天主教会高中的教师,她于 1969 年 11 月 7 日失踪。大约两个月后,人们发现了她的尸体,时至今日,她的遇害仍是一桩悬案。

与虚构的电视剧不同,如果你想在《守护者》里,看到真凶被抓获,正义得伸张,肯定是会失望的。因为事实就是,这还是一宗悬案。尽管影片中多项证据指向了疑凶,但是毕竟不是法律上的判定。

不过纪录片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采取层层揭秘法,至少在每一集中,都解释2个秘密。让观众看着看着会说:

哇,原来这样啊。

导演运用非常高潮的影像叙事技巧,愣是把将近半个世纪以前发生的凶杀案,呈现在人们眼前。没有一个画面是offensive的,但是那种悬疑、压抑的气氛,却扑面而来。

片子塑造了不屈的受害者,以及民间调查者的形象,他们从创伤中抬起头来,顽强地寻找着真相。

跨度超过40年的侦探纪录片有个问题,那就是人会死,不但证人、当事人会死,疑凶也会。看这部片子,心里默默祈祷,那个嫌疑人,千万要长寿啊!他要是一死,正义就无法得到伸张了。

因为:正义不但要实现,而且要在众目睽睽下实现。

结局我就不剧透了,大家自己看吧。如果觉得片太长,时间太少,就学我用1.5倍的速度看完。

[Netflix][纪录片] 守护者 / The Keepers [全七集][官方中字]纪录片科技bilibili哔哩哔哩

988 total views, 20 views today

原来我楼下住着一位马丁路德金

May 9th, 2018

我楼下住着一位马丁路德金

昨晚,四楼邻居来家里串门,不聊不知道,一聊才发现,我楼下原来住着一个马丁路德金。

这些尘封的历史,经他一说,变成了鲜活的往事。

1949年以后,杭州曾经有一个市委书记,江华(江华(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 搜狗百科),他要把杭州搞成“水晶城”。

水晶城,这个名称,我第一次听到,还以为是房地产项目(现在也的确有楼盘叫这个名字)。但是这是一个臭名昭著的,跟南非种族隔离政策一样的坏政策。

我问邻居,什么叫“水晶城”?他说,就是不留一点杂质的城市,不能让一个坏分子居住。

他的母亲,因为是复旦大学毕业的,担任青年党的委员,从而被打成了右派。因此,年仅7岁的他,就跟家长一起下放到了农村。水晶城,不允许他这样的杂质存在,尽管他是一个无辜的7岁儿童。

这个悲剧伴随了他一生。

1978年以后,他开始了上访运动。曾经三次去中南海,给邓小平递信。

在杭州市,跟他一样命运的有3万多人。

他作为上访的代表,让地方官员头疼不已。每次去市委市政府,都是市委书记亲自接见。

市委书记问他有什么要求。

他说,我们没有要求。我们就问问,当初把我们赶出水晶城,这个政策对不对?

那时的市委书记,和稀泥说:

从当时的历史条件来看,有必要性。但是在极左思潮影响下,也存在扩大化的趋势。

他说,那好,你既然承认错了,那就给我们改正吧。

作为单身汉,他是第一批被调回杭州的,工龄从16岁开始算。

跟他同样情况的,后来一批一批,都是通过个人的上访,慢慢调回城里。但是回城指标往往只有一个,有的人就让给了自己的子女。

3万人出去,1.8万人最后回来。

另外的1.2万,要么身死了,要么心死了。就不回来了。

听到这段往事,我震惊了。我一个左派,对毛还充满同情。

现在发现,这种赤裸裸的人间悲剧,就发生在身边。

而历史记录基本上没有。我在网上搜索,只看到一本《阳谋》。《阳谋》 – 原创 – 三民主义健中国研习会 – Powered by Discuz!

里面没有提到杭州建“水晶城”,但是提到了北京:

捱过了1960年的饥荒,倒也不再有饿死之虞。大家只盼着能挺到解除教养、回到北京去的那一天。谁料北京市市长彭真指示说:“要把北京市搞得象水晶石、玻璃板一样,没有不劳动的人,没有靠剥削生活的人。流氓、小偷打扫干净,当然反革命也不能有。”农场当局于1961年年底宣布:教养是四年,1962年春天到期,但是北京要办成“水晶城”、“玻璃城”,不能收容坏人,所以右派解除教养后全部留场“就业”。

书里有一段提到杭州:

杭州儿童叶辉反右时也年仅三岁。父亲被杭州大学定为右派,遣送回原籍监督劳动。全家都到了临海县老家农村。1965年,父亲被允许回杭州大学教书,但他与母、兄、弟四人却被杭州拒收,留在农村继续当贱民。直到1978年,全家才在杭州团圆。

我的邻居马丁路德金老头,一生的性格执拗,与人为敌,刺头,难缠。

到什么程度呢?我说个真事。

他住四楼,我住六楼。中间隔着五楼,五楼也是一个本地老头。

我水管漏水,跟五楼邻居斗争了很久,觉得他很难搞。

后来,我选择了和解,出钱修好了漏水水管。

五楼邻居跟我推心置腹地说:

小王,我理解你也不容易。我家的水管子也漏过,漏到四楼,四楼天天找我,那时候,我都想卖房子了。

现在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一个从童年就被打成另类,赶出水晶城的老上访户,肯定是死咬一切威胁了自己利益的人。

我也被他咬过,装修,谁管破,淹了5楼,也淹了4楼他家。

最后给他重新铺了“千年舟”实木地板,并且赔偿了3000元,才了。

现在我有些同情他。

不过这位民间的民权领袖,斗士精神保持得很好。他眉飞色舞讲他如何帮助同学上访,如何斗争教育局,派出所,公安分局的故事。

当年我们把杭州市公安局的玻璃都敲了。

就是这么霸气。

可是这个人本来可以平和的一生,就这么被毁了。

并且他不会发表演讲,也不会给他机会,他不会留下:

I have a dream.

他的梦想,就是,不越级上访,但是你得把我的事给办了。

不办,是吧?叫你们领导来!

被掩盖的历史,历史中的小人物,这些难倒不值得我们去记录,书写吗?

822 total views, 8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520 521 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