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子月聊赫尔佐格

跟子月聊赫尔佐格

《陆上行舟》的金斯基

你知道金斯基多么难搞吗?

拍摄《陆上行舟》时,赫尔佐格早晨醒来,有人告诉他,我们掉了一架飞机。然后看到金斯基,在大骂咖啡端上来时凉的,骂了两个小时。

金斯基威胁说要退出拍摄。赫尔佐格把他拉到一边,轻声细语地说:“我的来复枪里有九颗子弹,如果你退出,8颗属于你,1颗属于我自己。”

印第安部落的酋长来找赫尔佐格,很认真地说,我们可以帮你用毒箭射死这狗娘养的。

但是,赫尔佐格就能把一个狗娘养的调教成最好的演员,主人公这个德性除了他之外,没人能演得出来,真是舍我其谁也。

子月讲的金斯基

一个剧作家夸金斯基优秀和特别就被金斯基往他脸上扔了两个土豆,咆哮道我不是优秀不是特别,我是不朽的。赫大师对这一幕铭记于心,因此为他拍了五部电影。原来这才是他们合作的原因。

补充大师课笔记

昨天笔记遗漏了2个重点:
1. 永不超出预算。
2. 几乎都用单机位,拒绝用变焦功能推拉。
老赫说,用变焦拉过来的镜头,总给人虚假感,让镜头物理上靠近,才是正道。

素材不要多拍。很多人拼命拍素材,觉得反正可以剪,老赫说,你丫剪不出来。

这对我写书也有莫大帮助。以前我想到的是尽可能多地收集素材,然后再写。现在明白了,不要做:垃圾收集者。核心素材抓住,创造本质真实即可。

老赫说,拍40小时素材,一周出片。

子月补充说:

心中已经演过无数次要拍的内容了。这得是多么确定的人啊。

他不存素材,陆上行舟,前面演员演的,他都没存。还是纪录片导演les frank给他录了点。

他说拍坏中尉,正好好莱坞有个组也在拍别的,隔着一个街区。他就去看了看,只见“一堆屁股”围着监控器。导演过去要拨开一堆屁股。他说,在我片场没这毛病。

助理抱着监视器,蒙着黑布,一个人在角落看。只有发现问题,才报告导演。

自己打板,这个太牛了。要知道国内的导演都跟大爷似的。

另外,他说他从来不用故事版。他说故事板是懦夫们的工具。

他说诺兰跟他一样,也喜欢单机位。

声音,他说声音会毁掉一部电影。为了拍海豹冰层下的叫声,他让女科学家贴着冰倾听,耳朵冻上了。

拍吃蛆的时候他自己先吃。然后对贝尔说,你吃蛆吃到不想吃了,做个手势,我再停下拍。结果贝尔太专注了,吃了七八分钟。然后大骂,怎么还让我吃!

音乐,他认为音乐是有空间感的。他的电影配乐都能够扩展空间。

子月说:

他电影里的配乐简直就是教科书.明明觉得音乐声很轻 但就是厚重的让你体会到他要说的话.

研究者认为,他的电影受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 1774-1840)德国早期浪漫主义风景画家。

王子月说:

为何猩猩不骑着羚羊去看夕阳?他带着这样的几个问题去拍了这部自然风景纪录片–在世界的尽头相遇。

赫尔佐格语录

“I do not use a storyboard. It’s the Instrument of the cowards”. – Werner Herzog
我不需要故事板,那是懦夫的工具。
Learn from critics, but do not be disabled by them.
Go and make another film. And then another film.
Until death takes you.

You make cinema because you make cinema.
Not because you need to be praised.
从批评中学习,但不要被它们定住。起来,再做一部电影,再一部,直到死亡带走你。
你做电影是因为你做电影,不是因为你需要被赞扬。
I travel without barely any luggage. Just a second set of underwear and binoculars and a map and a toothbrush. – Werner Herzog #quote
我旅行很少带行李。只不过多带一条内裤,一副眼镜,一张地图,一把牙刷。
“The world reveals itself to those who travel on foot”. Werner Herzog.
世界向徒步旅行的人展现。
“Every man should pull a boat over a mountain once in his life.

每个人在他一生中至少应该有一次,拖船过山。
王子月:坚持自己打板这点也很厉害
王子月:对自己的仪式感
王子月:很像布道
王子月:我切过一艘船,2016年,因为福建台风暴雨一条小木船从河上游被刮到梅州被我找到
王子月:那会为了找一艘破旧的木船我已经找了一个多月 把梅州凡是有河的地方都跑遍了
哈哈哈,你人生成就达成了。
不阅读,无好片。
阅读,阅读,阅读,阅读,阅读,阅读,阅读,阅读,阅读,阅读,阅读,是他对于电影制作者的建议。
但是不要读任何以电影为题材的📖。
王子月:之后把船切了,做成两件装置,风在水泥盒子中,作品名 踯躅于干涸的河床。。要是早看到赫老那句话,应该再狠一点哈哈
王子月:嗯这个我也觉得是
王子月:也不看任何教拍电影的书哈哈哈
王子月:或者分析
i’m not an artist, i’m a soldier.

我不是艺术家,我是战士。
是的,看了就傻逼了
尤其是《故事》这类书。
“Civilization is like a thin layer of ice upon a deep ocean of chaos and darkness.” – Werner Herzog #quote

文明不过是黑暗混乱深海上面一层薄冰。
真是如此啊
看了桐庐挖山搜尸案,我想要是老赫来拍个纪录片多好啊。
王子月:我记得上年一个新闻让我触动也很大
王子月:好想拍成纪录片
“My life was given to me by some strange coincidence, statistically improbable..now I’d better figure out what to do with it”
–Werner Herzog
王子月:就是一个老爷爷背剑带着三十万现金去外地替死去战友找儿子的那个新闻
王子月:得让金斯基这样的人演才好看
我的生命是奇异的巧合、统计学上的不可能所赐给我的。我最好像个办法拿它做点什么。
背剑这个真心好
王子月:怎么好的故事竟然没人去挖
You should look straight at a film; that’s the only way to see one. Film is not the art of scholars but of illiterates.
~Werner Herzog

你应该直盯着银幕。这是看电影的唯一方法。电影是给文盲而不是给学究预备的一种艺术。
I have nothing against 3D films but I do not need to see them.
~Werner Herzog

不反对3d电影,但我不需要看它。
I never have searched for a subject. They always just come along. They never come by way of decision-making. They just haunt me. I can’t get rid of them. I did not invite them.
~Werner Herzog

我从不找题材。它们总是来找我。它们不是决策出来的。它们萦绕着我,不请自来,挥之不去。
Why go to Antarctica, why do a film like ‘Grizzly Man’? It’s the sheer joy of storytelling – it’s the urge.
~Werner Herzog

为什么要去南极,为什么要拍一部《灰熊人》电影?原因是讲故事带来的单纯喜悦。它在声声催我。
对了,赫尔佐格讲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故事,怎样打破僵局采访。
拍蓝色太空的时候,他跟一群宇航员坐在一起。
大家还没熟络,都尴尬着呢。
赫尔佐格说:我12岁的时候,在德国老家,给人打工,挤牛奶。所以我一看就知道谁会挤牛奶。

他指着其中一个宇航员,你。

全场爆笑。大家说,神了!你猜对了!
赫尔佐格说,事后我一身冷汗,万一猜错,这场对话就砸了。
有时候需要冒一点点险
到秘鲁拍陆上行舟,两国打仗,士兵拿枪驱逐他。

他说,我是你们政府邀请来拍电影的。我有文件。

士兵说:文件呢?

他说,明天带给你。

次日,拿来了利马发来的总统亲笔签名的介绍信。

讲到这里,赫尔佐格顿了一顿说:

当然是假的。
You should bear in mind that almost all my documentaries are feature films in disguise.
~Werner Herzog

记住,几乎我所有的纪录片都是伪装的剧情片。
If you do not have an absolutely clear vision of something, where you can follow the light to the end of the tunnel, then it doesn’t matter whether you’re bold or cowardly, or whether you’re stupid or intelligent. Doesn’t get you anywhere.
~Werner Herzog

如果你没有绝对清晰的愿景,追随隧道尽头的那道光。无论你勇敢还是胆怯,聪明还是愚笨,你都到不了任何地方。
王子月:这点真是厉害
王子月:为了这个都值得喝一杯了
Yes, the pyramids have been built, but if you give me 300,000 disciplined men and give me 30 years, I could build a bigger one.
~Werner Herzog

没错,金字塔早已盖好了。但是如果给我30训练有素的人和30年,我会给你造一个更大的出来。
I think psychology and self-reflection is one of the major catastrophes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Werner Herzog

我认为心理学和自我反省是二十世纪最大的灾害。
I work very fast and steadily, and I don’t hardly ever notice that I’m working. It feels like just breathing or walking when I do films.
~Werner Herzog

我工作起来又快又稳定,我甚至觉察不出我在工作。我做电影就像呼吸走路一样自然。
I’m a very professional man. I’m not out for the experience of adventure.
~Werner Herzog
我是一个职业人士。我可不是出来体验探险的。
I’m not a journalist; I’m a poet.
~Werner Herzog

我不是记者,我是诗人。

1,170 total views, 15 views today

Leave a Comment


NOTE -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