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走走拍拍’

近期美女过眼录

Tuesday, June 30th, 2009

照片来自FLICKR,不是我拍的。

对不起,你被骗点了。刚才打字错误,我想说的是,近期好书过眼录。

书比美女好,不仅可以放到枕头边,还可以扔到任何一个角落,想起来的时候,再抱回来。最重要的是,书是一次性消费。

1、《王佐良文集》32元

我们这个岁数,每个学英语的人都许国璋,学得更精深一些的都知道王佐良,实际上,他俩是同班同学。这本加厚的精装书,浓缩了王佐良老先生一生的精华,售价还不比不上韩寒五年文集。斯文扫地的年代啊,雷公电母的子孙们,遇到任何东西都会嘲笑,在王佐良文集里,看到他选译的一首英国诗,大意是致上流社会的小姐们。里面说,上流社会小姐们太造作,还是村里的姑娘好。

我要索一吻,她不但不会拒绝,
还会让我进一步舒服。

(^_^)/,太棒了,还是咱们村里的丫头好。

同时买到的还有《周珏良文集》,24元。周老也是王老的同班同学,不但研究英国文学,还是红学专家。

2、《从山峦到海洋–四十张伟大摄影作品的创作》

这是今年我看到的最棒的一本摄影书,摄影师是亚当斯的高徒,喜欢用大画幅拍黑白风景。在这本画册里,我可以听到他拍到一张照片时的怦然心动之声。摄影师最拿手的是用自己的妻子做裸模,放到大自然中。看来,找一个身材好的老婆是多么重要啊。

3、荒木经惟《Gold》摄影画册

又是画册,因为封面的敏感性,就不贴图了。

荒木认为,摄影就是眼睛对眼睛的战争,举起相机对焦,就是战争的开始。他追求的就是这种紧张和对峙感,因此,荒木坚决反对偷拍。

拍照–对抗–承担后果,这就是拍人的秘诀。

4、《伯尔文论》

许多年后我终于买到了这本书,十年前,当读了伯尔写的《马克思》,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

5、《从卢卡奇到萨义德:西方文论讲稿续编》

赵一凡这本书本身就是讲课笔记,写得活泼生动,带着一股痞气和匪气。比如,书中提到那个自由主义鼻祖阿诺德,作者说:阿诺德是哪里飞出的妖蛾子?(^_^)/,阅后大乐。


6、《花中之花》 前苏联摄影家里曼塔斯·基哈维丘斯人体摄影集

一本古典的黑白人体摄影画册,淘宝二手买来,现在还在路上,热烈期待中。

为什么我对人体画册这么感兴趣呢?因为我喜欢一切美好而短暂的事物。

正如一本画册的名字所写的:Don’t let me disappear.

1,49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没有老板的老板娘

Tuesday, June 30th, 2009

是不是每个女孩的梦想,都是有朝一日自己做老板娘,并且随时根据心情更换老板。

在且听枫吟的带领下,我去了田字坊,上海通力打造的创意园区。事实证明,创意园区不可能独立存在,如果不同红灯区相结合,就只能跟餐饮酒吧相结合。

nEO_IMG_tianzifang-1861

我们走过时,听到悦耳的老板娘在说:楼上有空位哦。这生意仿佛从五大连池传来,却又带着日月潭的水汽。我们转了一圈之后,最终进了这家咖啡店。

nEO_IMG_tianzifang-bar-1874

老板娘说她是台湾来的,老家是东北,我想也许她老家就是东北,想到台湾去。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老板娘悦然而优雅,像一个吃了很多蜂王浆的花仙子。啤酒便宜得难以想象,只有一般酒吧一半的价格。另外就是氛围,对,氛围,在这里有一种密谋的感觉,不过如果真是地下交通站的话,有一个缺点,楼梯狭窄,跑都跑不脱。

02A

在杭州也有这么温馨的小咖啡屋,这家咖啡屋叫咖啡枕头,是环肥燕瘦两个美女开的。老板娘之一喜欢摄影,墙上贴着她的作品。

04A

角落里有一个沙发,可以挤在上面看电视,最好是看美国的黑白片,超有情调,如果是CCAV的话,就算了。不过这家咖啡屋跟田字坊的比,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嗯,我想明白了,少了那么股气势。在杭州搞小资事业,总是少那么一点底气。这跟城市的气质有关,杭州嘛,不过是一个有着一片大水塘的种茶叶纺丝绸的资本主义新农村。

(田字坊:R-d1,M35/2.8;咖啡枕头:M6,M35/2.8,富士400过期卷)

1,58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寻常所见

Sunday, June 21st, 2009

storm-night-1350

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晚上,打车去跟洪启吃夜宵,在出租车上打开相机的B门拍的。

wuling-road-my-best-1316

近一段时间以来最满意的盲拍,地点是武林路女装一条街。

a-worker-standing-outside-1334

中国商人最变态的一点就是把员工不当人,当成活的塑胶模特。

bull-workers-1347

牛市是他们的,民工什么都没有。

————–胶片与数码凛然的分割线——————

a-train-is-passing

这张地铁来了,是用胶片拍的,跟上面的照片简直天差地别啊。这就是为什么至今还有人用胶片。

1,42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

Thursday, June 4th, 2009
发件人 照片投放箱

金老师从北京来,我们到咖啡馆坐了一会,同为影友,话题离不开拍照,摆得满桌子都是相机和镜头。

发件人 照片投放箱

走到街上,夜晚平静安稳。

发件人 照片投放箱

冷月无声,俯瞰这个城市。

发件人 照片投放箱

运河上,一艘货船驶向北方。忽然想起,那个日子就到了,一晃20年,竟快得让人来不及喘息。

96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山乡拒变

Wednesday, June 3rd, 2009
发件人 最近更新

当你看到这位阳光的嫂,网络对你而言在24小时之内似乎没有什么不同。然而,看不见的海啸已然发生。一夜之间,一墙之隔,把最优秀的网络应用与最广大的网民隔开。Twitter不能用了,Flickr不能用了,Hotmail的服务也一度中断,是什么样的黑客让网络天翻地覆?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声称对这起事件负责。

无论技术有多么发达,无论社会号称已多么进步,其实还是那个古老而巨大的山岙上的村庄。每当村民们觉得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山乡里都会立即停水停电,干渴和黑暗在提醒你,一切都没有变,而且一切都不会变。

然而,历史的江河不以任何人任何组织的意志而停止流淌。当时代的暴风雨来临的时候,每个人所做的都会暴露在天光之下,到那时,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所说:这一切账目都要得到清偿。All these things are to be answered for.

发件人 照片投放箱

让暴风雨来吧,快点来吧。我们必将活着看到那一天。

80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 13 14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