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区块链’

区块链与韭菜学

Thursday, March 1st, 2018

区块链的玩法是这样的,有耐心的给你写一篇公众号文章,画一点图表,举一些打麻将之类的例子,最后再打一针类似注射用中成药的愿景。没耐心或者没心机的,直接袖子一撸对你说:“愣着干嘛?咱们收韭菜吧。”

要知道,任何庞氏游戏,包括E租宝,钱宝,收取了你的本金,至少还要兑现每个月的利息,为的是维系诈骗机器的运转,而区块链,连这个派发利息的过程都省了。你去找下家韭菜去要利息吧。

发行者收了一堆可以在市场上继续流通的虚拟币,做研发和运营费用去了。其实研发,不过是一套免费的开源程序,运营,不过是发动人在微信上神神秘秘地忽悠。

区块链的全部实用价值,不会比互联网的前身usenet, gopher更大,但是鼓吹者愿意坐下来,像教外婆用微信一样,耐心地讲解这东西的用处,不是没有目的。

当然发起人也可以是一个耿直BOY,直接对核心圈说,我们这玩意就是骗钱的,找到下一个韭菜,你就赢了,利润何止三倍,十倍。但是他大致不敢这么说,原因是核心圈的人本身就是韭菜。韭菜也是有尊严的,不愿意接受这个头衔的侮辱,而是尽量把这顶绿色的帽子戴在别人头上。

区块链能赚到钱吗?能。前提是,你要自己能发币。

但是你要记住,任何没有重型武器乃至核武器的集体或个人,发行的货币,都是伪币。

伪币的唯一用处就是趁着天黑去小卖部花出去,骗一位年长眼花的留守老太太。

为了维护韭菜大棚生态系统,任何一种生物都是不可或缺的。有研发的,有宣传的,有站台的,有负责放出风声(只要是新币,发多少我加价10%收多少。)

作为新币种,一定要制造出稀缺感。首先,伪装出一定的技术难度。明明是一套开源代码,连python的入门者都可以二度开发,也要装模作样开发一段时间,最好是去东京,去硅谷,去莫斯科开发。其次,一定不要让人们轻易买到。门槛设得越高,实际上,越有利于第一茬韭菜长出来。

区块链的产生,是这样一种历史背景。

人口的红利已经耗尽,精英人口已经慢慢流逝,像一些地区,剩下的都是没有物质生产能力和人口生产能力的老弱病残,他们的主要社会活动是消耗社会资源,领取社会保险。而这些沉重的负担,像浑身腱子肉的私教的杠铃一样,挂在新兴中产阶级和土豪的脖子上。

而这些人的一个大问题是,他们不肯好好地领着保险,看着快手,吃外卖,还想继续参与到经济机器的运转中来。并且,他们至少还要再过20年以上才能完成自然分解。这么漫长的时间,对于东亚大陆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自生自灭。在没有大跃进可以使用的情况下,自然灾害又不给力,那么最好交给丛林法则来执行。但社会又太法制,维稳费用高的不好意思,出现实体上的互相戕害。最好的办法,就是动用经济的丛林法则了。

利用丛林法则,回笼一批超发的货币,再把钱宝宝,区块链头头们一抓,等于为社会打了一针阿奇霉素。

你是押运员,车上载着一车狗年金条,你看得见,司机看得见,是个押运员都看得见,但是大家都不拿。为什么?因为谁都知道,拿了会掉脑袋。
区块链不是狗头金,但是前来交易的五菱之光面包里,却藏着好几麻袋现金。就是一车狗头金。聪明人是不会做那一个故意翻车的司机的。

他们都假装被撞了的电瓶车,起身捞一把,提速就走。哪天被警察追到家里,大不了上交充公就可以了。

但是,那个司机有大麻烦了。

所以,不要认为韭菜傻,韭菜一点都不傻。宁可做一个安安静静的韭菜,或者做一个装点韭菜的鸡蛋和海米,以及木耳,也是好的。

当然,区块链游戏的成本,就是造成社会资源的空耗,相当于费了电,什么也没产生。这跟在乌鲁木齐到喀什的沙漠公路上,夜里点亮所有路灯是一样的,尽管后者至少从飞机上看,还能有点美观效果。但是这部分成本,是会转嫁到每个人头上的。社会付出的代价,不仅仅是电,实际上,这些韭菜产生耐药性之后,对于后续的经济丛林法则治理不利了。

对于有了房子,孩子读了书,并且不生大病的人,作为治理者是一筹莫展的。那么最好的办法是,用别的办法把这些人的钞票给诱出钱袋。

当然,一旦这一切都已经失效,还可以发行票证。实际上,从无现金社会过渡到票证社会,是在太easy了,只需要雇几个前端,换一下用户界面就可以了。扫码付款,变成扫码换肉。

摆在新时代面前的是如何面对这么大基数的人肉电池,既让他们发电,又不要让他们吃蓝色药丸。安心发电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所以,处理那些耐药性分子,是当务之急。

一顿牛排大餐少什么,也不能少了黑胡椒面,黑客帝国要想永久统治下去,是一定需要弄个NEO和崔妮娣出来的,这是为了保持系统的活力,验证系统的漏洞,做压力测试。

所以,大家觉得的另类,革命者,发明者,改变世界的人,不过是黑胡椒面罢了。

关于胡椒面可以另写一篇了。

4,16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