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杭州’

奇事一件

Tuesday, September 4th, 2012

2012年9月3日,李宗盛在杭州大剧院的演唱会,发生了神奇一幕。开演前,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来到前三排对观众说:“你们很幸运,可以获得李宗盛的亲笔签名。把你们的票给我。”观众纷纷交出门票,等来的是一群拿着门票的观众,让他们起身让座。原来那人是骗子,转手就把票在门口给卖掉了。 剧院怕事情闹大,赶紧把事先预留的一些好座位,给了买骗子票的观众,总算悄然把这件事给平息了。

1,58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假日书市

Monday, September 19th, 2011

未曾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在书市。位于曙光路黄龙体育中心对面的浙江图书馆是我在杭州最喜欢的地方,一方面是因为可以借到英文原版新书,另一方面是因为那里有一个假日书市,专门卖二手书的地方。

二手书市,露天的二手书市,不止在伦敦诺丁山才有的,在咱杭州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了。那里的书包罗万象,以80年代前的旧书和国外设计书为特色,经常会淘到令人惊艳的好书。价格吗?老板们的开价,便宜得让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仿佛穿越回到了20年前。

还是要感谢新浪微博,你不得不承认,它作为信息交流平台的有效性。由于夏季天气多雨炎热,书市停了两个月,我不知道现在是否已经重开,就在新浪微博上问了一句。30分钟内收到三条有效回复,都说已开,并且刚刚从书市归来。

于是,下午我和老婆杀奔浙图,短短半个小时,收获多多。一本1978年的《新诗选读》,里面收录了1919-1965年的新诗,老板只开价5元,让人都不好意思还价了。在另一个摊点,老婆挑了一本书,我挑了四本书,:

  • 《我的音乐生活--柴可夫斯基与梅克夫人通讯录》
  • 《优秀相声选》河南人民出版社,1981年
  • 《评剧传统剧目选》
  • 《五四以来电影剧本选集》(下)
  • 《外国剧作选》上海文艺出版社,1979年

老板只开价20元,平均4元一本,一斤青菜的价钱。这还不是最大的惊喜,在一个卖设计书的摊点上,我买到了一本King James Version的The Bible,这本书真皮封面,薄纸大字,宛若全新,平安喜乐若出其里,得救之道就在其中。说钱就庸俗了,但是它真的只要65元。

回家路上去了一趟菜市场,买了一斤多肋排,花了34元,跟老婆感叹,现在精神食粮是最便宜的。可惜爱读书的人越来越少,在书市,老板们也抱怨,现在生意不好。

我去过好些城市的二手书店,成都红星二路附近的旧书店卖得最贵,上海的第二贵但环境逼仄,西安旧书品种少价格也不便宜。唯独杭州,才能找到这么多白菜价的好书。

如果你是爱书人,恰好周末在杭州,就去一次假日书市吧,保证会给你的旅程增添美好,而不是失望。

浙江图书馆假日书市

  • 开放时间:每周六/周日白天(特殊情况会关闭)
  • 地点:杭州市西湖区曙光路38号 (地图

1,90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服务禁语

Sunday, January 30th, 2011

前几天在一个公交汽车站拍到了一张规定,里面规定了服务禁语和礼貌用语,看了大乐。

3、乘车高峰车厢内拥挤时,禁语:“快往里走,站在前面又没有钞票检。”文明语:“请尽量往里走,照顾没有上车的乘客”

4、车子抛锚,禁语:“车子抛锚没有办法,人都要生毛病的,车子坏了也正常。”文明语:“对不起,车子出现故障修一下,请大家理解。”

6、堵车乘客抱怨时,禁语:“你没看见前面塞牢了吗?我又不会飞,嫌慢你打的好喽”文明语:“对不起,前方堵车,请您谅解。”文明语反倒不是人话。

另外的禁语包括:窗帘坏了,“晒晒又没关系的,人家还晒日光浴呢。”空调故障,“你没看到我自己也热死了,想凉快你去打的呀。”门夹乘客“老早好出来了,动作介慢的。”其他还有“弄不灵清。你这人背牢牢的。跟我不搭介的。”文明语就不必列举了,大家想都想得出来。

1,41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杭州速写

Sunday, January 30th, 2011

给住杭州解放路莫泰168的男士提个醒,这家酒店门口经常有出租车趴活,一看到男客出来,就笑脸相迎,随后问“要不要去个好玩的地方”。所谓好玩的地方,八成是杭州的黑夜总会,黑酒吧,就是不把客人剥光不让出来的地方。此处司机长年累月蹲守,看来从来不乏猎物。

杭州黑出租司机黑导游出没区域更新:南山路,解放路莫泰168,西湖湖滨音乐喷泉附近,火车东站,杭州大厦附近,黄龙体育中心附近,武林门民航机场大巴。

在KFC,无意听到隔壁谈话,保险公司两女业务员在跟一30岁的男人谈业务。女业务员的普通话并不差,但每当说到「先生、妈妈」时,声调就上挑,做香港人状。我纳闷的是,此男准备每年拿出10万元买保险,按说也是不小的业务,就这么托付给一家连会议室都没有的公司。

坐出租车听到杭州交通台一个广告:想买主城区的房子,动不动四万、五万的,怎么买得起?香积寺路精品公寓,每平米只要三万五……

西湖天地的星巴克是个垃圾,厕所男女不分,排队要10分钟以上。一切不设充足舒适洗手间的咖啡店都是耍流氓。所以,与其在星巴克二楼厕所门口排队,面对一桶卫生巾,并忍受外面不耐烦的敲门声,不如走两步去上西湖天地里的公共厕所,宽敞通透,男女独立,且没有小鬼催命。

1,22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永别了,房东

Thursday, January 13th, 2011

2002年我提着一个行李箱来到了杭州,当时市中心的房价也只有3000一平米,在此后9年时间里,我一直租房,每年给房东贡献的房租分别是,02年1万,03年1.5万,04年-05年各1.8万,06年0.6万,08年2万,09年2.6万,10年3万,加上杂费,共超过15万元。

自2002年,我从买房的黄金时代一路来到黑铁时代,房价从3K一路飙升,我至少错过了三次黄金时间。08年,想买房,当时滨江只有7K,留下只有4K,我没买。09年3月,跟朋友看房,距市中心打车20元的地方1.4万,我帮朋友托关系打折到1.1万,但自己没买,现在那里是2.4万。

我之所以不买房,不是完全买不起,咬牙凑凑首付也够了。但是我不想把一盘活棋给定型,我不想让我的人生失去变化。是的,尽管我在这个城市,实际上,我时刻想随时拖着行李箱离开它。我不想跟他们一样,不想跟你们一样,我想保持在这沉重的国度最后一项自由,滚蛋的自由。

事实证明我错了,满盘皆输地错了。在失去了一系列的如果之后,在迎来前途未卜的2011年的时候,我准备在这个大地上找一个可以随意往墙上钉钉子的地方,一个可以随意放书的地方,一个不必担心房东发来逐客令的地方,一个可以放置一张超大书桌的地方,一个让爱人暂时安身的地方。

市区现在都已奔3万,城北以前连兔子都不肯去的地方,现在2.5。我跟老婆参加了一个看房团,大巴拉着我们过了下沙,一路往东,最后拉到一片毗邻工厂的飞地上,售楼小姐说:看,这里只要7000。我们问:这是哪儿?答:离你们杭州不远。这里是海宁。徐志摩、王国维的故乡。

我跟老婆一看形势不对,就借故从售楼处溜出来,先坐三轮车,再乘公共汽车,40分钟后,才来到下沙。我俩受到了一场震撼教育。如果海宁这片不毛之地也卖7K,那么形势已然十分严峻,我们宁可去地铁到达的郊区去,到那里买二手房。说干就干,在凄风冷雨中,我们打车去了杭州城郊。

到城郊,我和老婆随便走进了一家门面光鲜的中介,提出我们的要求,二手房,要便宜,离在建的地铁站不能太远,小区老一点无妨,但周边环境要好。中介带着我们看了四套房,到第四套的时候,我用了九年迟迟未做的决定,在这一刻做出了。从看房到交定金,一共用了不到5个小时。

剩下的是繁琐的足以令人崩溃的手续,收入证明,纳税证明,夫妻双方在杭州的无房证明,夫妻双方在杭州郊区的首套房证明,老婆在户籍所在地的无房证明,我们一共去了6次房管部门,抓狂过N次,不是手续不齐,就是证明不对。等到本周一把一切手续交齐,又在税务局被卡住了。

税务局的一个职员对我说,你也必须到上海开个无房证明。我说我跟上海一点关系都没有,中国有上千个城市,难道我要一个一个开过来吗。他面无表情,这我不管,你老婆是上海的,你也必须到上海开证明。我的隐忍最终到极限,我拨通了一个朋友的电话。1小时之后,他黑着脸把材料收下。

昨天,中介来电话说,银行贷款也审批下来了,本周五就可以办过户手续。我有些麻木,已没兴致抒情。我只做了两件事:一是在网上订购了22本一套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全集》。二是发了一条短信:“老婆,我要一张很大很大的、能放下我的莎士比亚全集的、不放电脑的书桌。”

1,15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