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语文不动’

近期烂书过眼录

Monday, June 1st, 2009

1、史蒂夫*米勒著,郭国玺译《扭转乾坤–我如何拯救美国深陷危机的企业》雷人指数 5星

这本书的中译本将形象地向大家演示,一本靠谱的经管书是怎样被翻译成天书的。本书硬伤累累,笑话百出,皆因为译者缺乏最起码的经济和商业上的常识。比如第23页:”他被公认为是马斯顿公司(mustang)的创建者。”mustang是福特公司推出的一种跑车,应翻译为”野马”,但本书中翻成了马斯特顿公司。第45页,把大名鼎鼎的《金融时报》翻译成了《伦敦财经时报》。最搞笑的翻译出现在第59页,书中书”这就是汤姆*彼得斯和罗伯特*沃特曼发起的’寻找精品’活动”。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寻找精品”不是什么活动,而是一本商业畅销书,它公认的译名叫《追求卓越》。

2、诺曼-梅勒著、金绍禹译《林中城堡》 雷人指数:2星

诺曼·梅勒(1923-2007)是我最喜欢的美国作家之一,他是当代美国文坛的一位风格独特的作家,“新新闻写作”的创始人之一和主力干将。他擅长把真实与虚构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一种“真实小说”的新文体。《林中城堡》是他最后一部作品,描写了希特勒家族300年的历史,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婚姻和乱伦事件的造就下,终于迎来小阿道夫的出生。

我对这部作品充满期待,在书店里看到它的中文版时,还小小地激动了一下。但当我随便翻了几页之后,立即胃口大倒。里面的翻译充满了硬译的痕迹,句子别扭,叠床架屋,罗里罗嗦。我本来想买回来抄几个句子,后来一想,我家里的书柜好书都放不下,哪能容这种雷人翻译,于是作罢。

3、中国书籍出版社《天边外(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作品精选丛书)》 雷人指数 3.5星

我是美国剧作家尤金-奥尼尔的粉丝,进了书店逢他的新译本必买。看到这本中英文对照的《天边外》,我也毫不犹豫地捧回来。回家翻开书,发现还赠送一张光盘,放进电脑里,才知道是MP3。也不知道出版商从哪里找来这样接个美国胡同串子,用油腔滑调的声音毫无感情地朗读奥尼尔。本来,《天边外》讲了一个悲剧故事,一心想航海的弟弟,病死在家乡;一心恋家的哥哥,失意在天边外。然而,听朗诵者的声音,好像这是一个很滑稽的故事。真是令人哭笑不得。这本书的印刷也很令人无语,英文印成蓝色,看起来很别扭。考虑到这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作品精选丛书中的一本,我决定不再买其中任何一册了。

4、蔡维藩著《报纸常见语文差错1000例》 雷人指数:5星

如果这个世界被一群语言原教旨主义分子所统治,我们的日子将会变成什么样子?看看这本《报纸常见语文差错1000例》你就知道了。按照作者的观点,我们生活中习以为常的说法,都是不规范的汉语。比如:“剖腹产”的说法不对,应该叫“剖宫产”,“心肌梗塞”也不能说,应该叫“心肌梗死”,不管患者是不是真的死了。还有,作者认为,不能说“10个百分点”,要说“10%”,也不能说“德国进口”,要说“从德国进口”。更有甚者,作者认为不应该说“贡献税收”,因为纳税是义务,不能说是贡献。如此迂腐、僵化的语言观,只能用令人发指来形容了。如果你不怕生气,就买一本慢慢欣赏吧。

5、显克维支著、李斯译《你去什么地方》 雷人指数4星

“你去什么地方”,看到这句比五四时期蹩脚的白话文更别扭的语句,你不要以为惊奇,这就是鼎鼎大名的《你往何处去》的新译。《你往何处去》是侍衍翻译的,影响深远,而新翻基本沿用侍衍版本,却没有把原译者的名字标出,还欲盖弥彰地改了书名。南方出版社也出了这本书的新译本,译名《君往何方》,听上去像个言情小说。而了解这本巨著的人都知道,书中描写的是公元一世纪基督徒殉道的故事。这些年新译频出,一方面是出版社为了规避老译文版权问题,另一方面也因为很多读者对译者往往不很在意,能忽悠一个算一个。

6、托尔金著,李尧译《精灵宝钻:魔戒起源》 雷人指数 5星

托尔金是我最敬佩的英语文学语言大师之一,他的原文古朴典雅,通俗晓畅。然而不幸的是,托老命犯中土,他的作品翻译成中文之后,不但韵味尽失,而且舛误众多,翻译者完全没有欧美魔幻文学的背景知识,甚至连魔戒原文都没看懂,就大胆翻译,就拿《精灵宝钻:魔戒起源》这本书来说,至少存在两个问题:一,翻译者缺乏胜任该行业的基本素质,屡屡出现字面理解错误,和大量漏译;二、翻译者间缺乏合作,校对者没尽到责任。同一页中同一个名词竟然会出现不同的翻译方法,相似的名词往往被搞错,校对人员形同虚设。

这个问题绝非这本前传所仅有。豆瓣网上有位爱好者曾经给《魔戒再现》,《王者无敌》做过勘误表,两卷书中翻译错误至少也有800余处!而《精灵宝钻》更加离谱,仅仅是书后的索引就可以找出179处硬伤!所以给5星际绝不夸张。

7、满拦江《帝国的敌人:宋高宗与岳飞的双人舞》 雷人指数:3星

雾满拦江不是一个写作班子的话,也不是一个可以用四只手打字的连体人,他只是精力特别旺盛,特别有创作冲动而已。近年来,他出版的书有:《推背图中的历史》《偷禅:豁然开窍的最方便法门》《蓝海中国战略》《企业红宝书》《总裁韦小宝:有趣的管理书》《像青蛙一样思考》《黑金道》《职场动物进化手册》《大商圈·资本巨鳄》《黄泉客》《兽兵》《兵变玄武门》《杀人的宠猫》《黑色的毒焰》《梦游杀手症候群》还有刚出版的《烧饼歌》。

这些书我如果都买来读完,估计不但烧饼,连炊饼都吃不上了。所以我走了一条捷径,找到了网友“衣冠情兽”的书评。他说买了《帝国的敌人》,还没来得及细看全书,翻了一下书最后部分关于蒙古崛起的描写,立马感觉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里面错误百出,令人发指。例如,书中提到金国想讨好蒙古,于是提议封一个某某贝勒为蒙古国王,遭到拒绝。这完全是瞎编,因为贝勒是满语,蒙古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称呼?

前些日子有个国际组织为了环保,呼吁地球熄灯一小时。怎么没有人管管这些雷人书,它们每年糟蹋多少珍贵的森林啊!

1,56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扫地乎斯文

Friday, May 22nd, 2009

自从白话文干掉了文言文,伊妹儿干掉了信件,短信又干掉了伊妹儿,传统书面语的交流方式已被送进坟墓,只剩下口水乱飞的口语表达。然而,口语有一个大毛病,过于直接,过于单一,面对中国人崎岖蜿蜒的思想错综复杂的关系时,立即显得捉襟见肘,力不从心。

就拿借钱催债来说吧,本来是世上最难启齿的几件事之一。如果写短信,大概会这么说:

“哥们,有一事相烦,我最近刚买了房车,资金有点周转不过来,如果你方便的话,能不能借给我XXXX元,三个月内奉还。”

可是,在以前,中国人互相借钱可不是这么说的。那时,人们一般会写一封信,去掉寒暄,信的主干往往这么写:

弟株守经年,迫于生计,订于三月下旬买舟过武林。是役也,一以希遇合于新交,一以呼将伯于旧雨。其如空囊羞涩,资斧缺如,真令设措无地。恃叨爱末,迳遣小价,敬叩台处,贷银百两,半为家用,半载行縢。如荷俯俞,年余奉偿,决无或爽。

看“迫于生计”、“空囊羞涩,资斧缺如”说得多么实在和真切。如今已几乎没有人承认因穷告贷,而是把自己包装得跟巴菲特一样,只是资金周转不灵,而不是生计陷于窘迫。另外,“决无或爽”这样的保证也已罕见,有的是轻如鸿毛的承诺。

万一到期之后,钱还不上怎么办呢?按照现在的方式,一般会发短信:

“不好意思,最近钱不凑手,如果你不急用的话,借你的钱能不能两个月以后再还?如果你急用,我就再别处筹款,以不耽误你使用为原则。”

而在郁郁斯文的时代,人们通常都会这样写信:

前蒙移挪,感戴奚穷。刻已及期,自应践诺,惟因某事出于意外,所费不赀,以致现状拮据,不能如约归赵。私哀焦悚,莫名可言。夙荷云情,可否请赐展两月,届时收得租款,即当子母请还。

别小看“私哀焦悚,莫名可言”这几个字,它表达了一种不便诉诸口语、但在内心确实存在的情感。如果翻译成现代口语,恐怕没几个人能说出口,谁会这么说:“我心中难过焦急恐惧,难以用语言表述。”这是叨请展期,还是要挟对方。

遇到欠钱不还的怎么办?我个人的经验是,债主顶多就是找个用钱的理由催促一下,很少有人责欠。因为那样很容易人财两空,债要不回来,朋友也没得做了。可是过去,人们会毫不客气地发一封委婉但不失严厉的催讨信。

弟与阁下交好有年,甚不欲以此区区者致生恶感,然屡次诱约,实已迹类迁延,岂不令人气短!兹特与君约再缓一月,以观后效。倘届时仍不践言,则是阁下有意愚弄故人,弟亦不任受矣。

即便是措辞如此严厉,末尾仍少不了“顺颂 台祉”几个字。

现代中国人失去的不仅仅是什么传统文化,一套语言系统,而是彻底失去了这种慷慨与优雅。白话文,让人们变得刀枪不入,脸皮比城墙拐角还要厚,因为再没有一种语言可以击中要害,让人们知道世上有四个字叫礼仪廉耻。

4,937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行权

Thursday, April 2nd, 2009

昨晚跟冯一刀月小刀聚了一次,先吃了农家菜,又到冯的新家喝茶,看电视。

说道一个朋友在公司里的股票,冯一刀说,股票是有的,但是他还不能“行权”。

行权这个词,引起了我跟月小刀的兴趣。我们说,这个词听起来怎么这么像“行房”啊。

碰巧我用遥控器按到一个频道,没有画面,只有一行字:“未经授权。”

于是,当日最佳造句(或者说最佳对联)产生了。

你还不能行房
因为未经授权
简称行权

2,95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牟森布置作业之二:學習

Saturday, March 14th, 2009

一提起学习,连我们村二大爷都知道反动分子孔老二说过:“学习了压迫劳动人民的思想,要时时刻刻复习,这样不是很快乐吗?”

一、汉字源流

说文解字》没有“學”字,很奇怪吧?看来古人之间也并不总能达成一致,说文是西汉许慎编的,居然不收《论语》的第三个字,也太不给于丹面子了。不过,许慎纵然敢对圣人默然,却不敢对第?代领导人无视,所以我们看到如下解释:

習 習 xí 數飛也。从羽从白。凡習之屬皆从習。

此处的“白”读做(zì),许慎认为是会意字,可小徐认为(不是徐若萱,而是南唐的徐锴)这是个形声字,段注从之(此段不是是段皇爷,而是段玉裁)。

郭沫若研究了甲骨文后认为“此字(甲文)分明从羽从日,盖谓禽鸟于晴日学飞。”

郭老除了在诗歌戏剧方面独领风骚之外,在历史、文字学、考古学方面也屡有惊人之语。例如,他曾作诗,起手就是“井冈山,革命母胎盘”;他也曾考证“士”在甲骨文里为男根。如此倒也对仗工整。

上联:井冈山,革命母胎盘
下联:甲骨文,汉语公睾丸
横批:晴天练鸟

“学习”一词较早出现在《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士則學習法令辟禁。”
《红楼梦》第四十八回:“如今要成人立事,學習著買賣,又不准我了。”

二、英语词根

虽然英语里“study”和”learn”都有学习的意思,但是,study似乎跟汉语里的含义更接近一些。

在线词根辞典是这样解释的。

study (v.)
c.1125, from O.Fr. estudier “to study” (Fr. étude), from M.L. studiare, from L. studium “study, application,” originally “eagerness,” from studere “to be diligent” (“to be pressing forward”), from PIE *(s)teu- “to push, stick, knock, beat” (see steep (adj.)). The noun meaning “application of the mind to the acquisition of knowledge” is recorded from c.1300. Sense of “room furnished with books” is from 1303. Study hall is attested from 1891, originally a large common room in a college. Studious is attested from c.1382.

这是一连串的语言因果链条。

做为动词的study是从【古法语】estudier来的,
estudier来自【中世纪拉丁语】studiare,
studiare来自【拉丁文】studium,“研习,应用”
原始的含义是“迫切、急切、渴望”,
此义来自studere “成为勤奋的”(或者“向前推进”),
来自【古印欧语系】*(s)teu- “推,粘,敲,击打”。
作为名词的study意思是“根据知识的要求把心(mind)派上用场。”(注意,此处是指:用心,而非用脑。)
上述用法从1300年开始。

下面是更可信的《牛津英语大词典》(OED)的解释

OED
[a. OF. estudie masc. (later estuide, estude masc. and fem., mod.F. 閠ude fem.) = Pr. estudi-s, estuzi-s, Sp. estudio, Pg. estudo, It. studio, ad. L. studium, zeal, affection, painstaking, study, related to studUre to be zealous, seek to be helpful, apply oneself, study.
The etymology of the L. word is obscure: for conjectures see Walde.]
?. In certain senses of L. studium (chiefly in translations from Latin): Affection, friendliness, devotion to another’s welfare; partisan sympathy; desire, inclination; pleasure or interest felt in something. Obs.

study这个词几乎遍布主要欧洲语言的词汇表
【西班牙语】 estudio 【葡萄牙语】estudo 【意大利语】studio
源自【拉丁文】studium “热情,爱意,忍受疼痛,研习”
关联词是“ studUre” “成为热情的,寻求成为有帮助的,把自己应用在,研习”
【拉丁文】studium,还有某种意义,那就是:爱意,友善,为了他人的好处而投入;有选择的同情;欲望,倾向;对某事的兴趣和快乐。

三、小结

“学习”这个词,无论在汉语还是西语里,都有一致的地方。

在中国,用学飞的小鸟做比喻,指一次次地尝试,一次次地练习。

在西方,这个词指满怀热情、忍受疼痛、向前推进,反复研习,为了把心派上用场。

不知道这次解释,牟老满意不?

2,31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雷人体频现江湖

Sunday, March 8th, 2009

原载《广州日报》

经过一个礼拜的思索,我明白了,雷人书不是雷公电母的子孙写的书,而是用特殊文体写成的作品。最早被网民发现的雷人文体是诗人赵丽华所创的“梨花体”,特点是把一句大白话拆成好多段。

后来新文体层出不穷,有纺纱体,就是仿照莎士比亚风格的语言,特点就是用排山倒海的排比句和重重叠叠的比喻来填补实质性内容之间的空间。比如,昨天晚上,我对学生王小力说:

“阁下如此分明地讽刺在下,好比犀牛讽刺坎帕斯草原,好比苍蝇讽刺五星级厕所,让全世界的海水的都决堤吧,让全人类的泪腺都开启吧,让全宇宙的天体都碰撞吧,那也无法弥补我对王小力这么多年的栽培的损失……从来没有一个师傅这样爱他的徒弟,也从来没有一个徒弟这样被师傅所爱;任凭星星月亮和太阳还有春花秋月几十开,都改变不了我对你的培养我对你的盆栽。”

当然“纺纱体”对受众要求很高。要有比较深厚的文学底子,才能做出王小力一样的回复:“尊敬的佩佩师傅,请允许鄙人向您行一个华丽的曲膝之礼,正像您说的那样,高贵的师傅并不是谁都能胜任,希望在雷电交加雨蒙蒙的月圆之夜,鄙人能再次目睹您的荣光。”

对受众要求不高的文体大概就是“糖果体”了。“糖果体”又称“糖糖体”,作家黄集伟给出的定义是:“所谓“糖果体语文”是指那种娇滴滴、腻乎乎、粘嗒嗒的文字。“糖果体”基本修辞技巧是将大舌头文字乃至南腔北调逼真还原为替用字(多为别字),以期传神。”糖糖们喜欢把“的”说成“滴”、把“是”说成“素”、把“不是”说成“8素”,用糖糖体改写后的鲁迅文章像下面这样(校对老师,下面引号内文字可不必修改,因为这不是普通人类的语言)。

“糖糖绝对素真正滴猛士哦~~因为糖糖看到“惨淡滴人生”~“淋漓滴鲜血”~这几个字滴时候都没有害怕滴感觉滴说~~O(∩_∩)O~糖糖真是又难过又高兴~还没能做到~大家要加油哦~糖糖会在前方等着大家的O(∩_∩)O~~糖糖的Daddy说造化这个词就是为糖糖这样滴人准备的~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淡红滴血色来看糖糖时的悲哀~可是呢~就是有这些~糖糖才会有年轻的感觉哦~这种一边害怕好讨厌滴感觉来临一边好害怕好讨厌滴感觉~”

“原来这种不说人话的style就素传说中的糖糖~~”黄集伟推测,“糖果体”语文爱好者中少女多,少妇少。根据我从生活中得到的经验,似乎不然,越是少妇越喜欢用这种黏糊糊湿漉漉的文体,也许这种滴滴答答的感觉同样来源于某种生活吧。

最后呼吁一下,大家发现比较雷的书,请推荐到这个邮箱:leirenbook@gmail.com,您的推荐如被采用,您的大名将印在这个版面上。

本周雷书榜

1、张贤亮《壹亿陆》

雷人指数:4星

张贤亮在《收获》2009年第1期发表了一部小说《壹亿陆》,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张看到小报上说,现在最严重的危机不是金融危机,而是男人精子量的下降,精壮正常男人,精液里精子的含量应该达到1.6亿,可是一般人只有1/3不到。小说里有个小伙子,精子含量够数的,因此成了被利益集团追抢的对象。

张贤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一些跟壹亿陆一样生猛的话:

“现在的作家都退到哪里去了?要不写历史,要不就似写个人的内心感受,个人生活的遭遇。我借一个荒诞形式一下铺开了这个时代,这个社会,他们写得出来吗?他又这么广阔的视野吗?有对社会这么敏锐的感受力吗?”

然而,很多人并不认同张贤亮的说法。美国记者何伟纳闷,为什么当代中国小说会有这么多抽象、象征的作品?而在美国文学史上,作家直面现实,在各个层面关注这个社会,是其主流传统。何伟分析,“也许一个原因是知识分子和大众之间的鸿沟。“

2、 牛汝极《十字莲花——中国元代叙利亚文景教碑铭文献研究》

雷人指数:1星

这实在是一本无害的雷书,因为一般读者根本不会看这么专业的著作。《东方早报》发表高山杉的书评认为,本书作者存在“不解算数、不具常识、正反互换、诺言空许、旧译弃用、时有脱文、旧错不纠、严重跑题、数据冲突、意外收获”等十宗“罪”。其实,根本没有人在乎这个。因为本周征集不到更雷的书,只好拿来顶数了,牛伯伯请见谅。

1,768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